第五百八十章 我的世界?(二十)


小说:无限进化   作者:楚仲   类别:穿梭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克莱米尔虽然待人和气,但这绝不表示,他好欺负。一个好欺负的人,怎么都不可能身居要职,负责一国都城的治安。
  然而,还没等他想到种种酷刑,如何如何折磨那英武的骑士,克莱米尔忽然发现,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
  他还站在人群中,人群却像是和他分别处在不同的世界。
  之前,周围人因为那个骑士的举动,有所骚动,纷纷从他身边让开,让他变得孤立。
  但是各种各样的声音,一直都在耳中回响,说什么的都有。
  不知从何时开始,声音消失了,不光是说话的声音,就连风声、呼吸声、衣服摩擦的声音,也全都消失了!
  很快,就连周围的人影都开始变得模糊!
  这...这...
  克莱米尔惊骇的抬起手来,看着那枚已经裂开的戒指,一时有些目瞪口呆。
  这可是有着神力、真神赐予的护身之宝!
  热闹的大街上,引人瞩目的商队前方,不知是否真有骑士职介的护卫头子环顾四周,目光中闪动着莫名,他的身边一人小声问道:
  “米克安诺李奇,他就是你的后人?看起来不怎么样!”
  米克安诺李奇闻言,脸上仍旧带着阳光的笑容,声音中却有些无奈:
  “这,终究已经不是我们的世界了!”
  他的话,让周围的精灵伪装者全都神色阴郁。
  若是人类,可能还不能理解这话中的意思。但他们是精灵,是当事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能明显感觉到,身为精灵的他们,已经从曾经的世界宠儿,变成了如今的弃民。
  他们,已经被世界遗弃。和他们有关的一切,也再不意味着荣耀和辉煌,而是落魄与迟暮,这甚至包括血脉的传承。
  他们今后,将更难通过血脉传承力量。
  这种情况从三千年前四族彻底战败之后就已经出现,如今变得更加明显。
  精灵也好,兽人也罢。
  各大异族的血脉,原本意味着特殊力量的传承,可是现在,无论血脉是寡淡还是浓郁,他们都已经没有任何特殊可言,至少不代表力量方面的特殊潜力。
  新生的兽人、精灵,再不会有的得天独厚的天赋优势。精灵或许仍旧俊美,但必然更加纤弱。俊美的外表,到时候也不过是获罪的根源。兽人丑陋依旧,只是不会再有强健的体魄。或许,传承到今天、躲在深山里的兽人,早就不是曾经勇猛无谓的天生战士,只是一群可怜的小怪物。
  异族,已经彻底没落。
  “这已经不是我们的世界,但好在,我们还有希望!”
  “王子还在!”
  苍老的声音打断了米克安诺李奇的深思,这话也确实让其他精灵振奋了些。
  不错,精灵族还有希望,因为精灵族还有三位幸存下来的人神,而其中最具潜力的赛尔尼安罗恩王子,更是精灵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人神,号称精灵族的希望之星!
  除了当年唯一被人诟病的一件事,赛尔尼安罗恩也确实不负盛名。
  即使到了三千年后的今天,同样如此。所有精灵都因为长时间的沉睡而不可避免的有所衰弱,唯有原本就是重伤之身的赛恩王子,非但没有继续衰弱,伤势恶化,反而奇迹般的在极短时间内就让身体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甚至更有超出!
  三千年太久,这对于人类来说,已经是连记载历史的书本,都快烂掉的陈年往事,但这对这群精灵来讲,还是历历在目的昨天。
  他们还清楚的记得,当日为了让众人撤退,新继位的精灵王赛恩,究竟受了多重的伤,按照那些打伤他的神灵的原话,他的伤势根本不可能恢复,一辈子都再无望神阶!
  然而,赛恩王不仅恢复了过来,甚至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达到了历代精灵王中都少有人达到的上阶人神阶段!
  果然,就和精灵族的大预言师米达罗恩罗斯说过的一样,赛尔尼安罗恩王子就是精灵族最后的圣子,最后的希望!
  皇宫,国王米尔寇正在亲自指挥士兵和侍从布置一个盛大的舞台,用来举办一场庆典。
  即使在这个世界,贵族阶级提倡亲力亲为,需要国王亲自指挥布置的场合,也十分少见,且那无不与真神有关!
  和一些世界想象出来的、只是精神寄托的神灵不同,这个世界的神灵是真实不虚的,所以当涉及到神灵的时候,就不光要求心诚,更要有着相匹配的实际行动,特别在有求于神的时候。
  米尔寇并不想让林奇成为国祭的守护神,因为在他看来对方还没这个资格。当年英雄之王米拉若非被人算计,只怕早就以人神阶位突破真神级别,达成前无古人的壮举,一举成为众神之王。也唯有和米拉同级别的,至少不能差太远的,才有资格成为米拉王国的守护神!
  林奇距离这个标准,差了不是一点两点。
  当然,还是那句老话,林奇再怎么差,也是一尊真神,疑为真神。
  在有求于神的情况下,米尔寇也只能装孙子。除了不能进行国祭,其他方面,米尔寇是有求必应,也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一座巨大的金色雕像屹立在皇宫花园中,取代了原本的巨鹰雕像。
  那只白色的巨鹰,也曾是米拉王国的象征,它是距今最近的一位王国守护者,虽然没有资格享受国祭,但也受到当时所有人包括国王的尊重,因为它是一尊半神。
  当然,那已经很久以前的事情,巨鹰已经离去,至于究竟是离开了米拉王国,隐居到了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是被其它更强大的存在所猎杀,变成了一堆材料,熬制成神药或者打造成某种神器,或者干脆失落在了一些禁地,这些米拉王国的皇室全都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它已经离开很多年了,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就算以半神的寿命,当时就很老的巨鹰,除非再次突破,否则也没什么可能活到现在。
  那么将它的雕像从皇宫中搬走,也就不是什么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其实就算对方还活着,为一位真神让道,大概也不是什么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十天,短短十天,新的雕像已经建立起来,这完全可以看出米尔寇的重视和诚意,它整体都是黄金打造的,这个世界的黄金虽然不是什么极为稀有昂贵的金属,但也绝对比钢铁贵重的多。
  遗憾的是,林奇似乎和之前那位半神一样,对这些都不是非常在意。
  仰望着巨大的金色雕像,宫女梨儿有些伤神。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不是国王的私生女,也没有让公主都嫉妒的容貌,却在之前有幸得到了神的恩宠。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并不代表她的人生就从此改变,平步青云。
  她在宫廷中已经为皇室服务了十年,深知人情冷暖,深知现实...
  被神恩宠,不代表她就是神后,或许她连神仆都算不上,除非她能孕育神的血脉,或者,得到的神的认可,受到神的祝福。
  假如这位林奇神是王国的守护神,或者表现出丁点对她的特殊,那倒也好,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件事。
  可问题是,他没有,没有对她表现出特别的关心,仿佛那一夜就像是一个荒诞的梦!
  有时候,梨儿自己都不清楚,那究竟是一场梦,还是一次真实的经历?
  梦太清晰,梨儿才认定那就是神恩,就是真实,哪怕那只是神在不经意间犯下的一个小小的错误,一个不太愿意承认的错误,这对她来说,就是神恩。
  但这一切,是真的吗?
  梨儿不知道,只是渴望,那就是真实的。
  当全身心投入的时候,人们常常很难分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
  信仰,更是盲目的,也需要盲目,来载着信徒抵达信仰的深处。
  “吾主...您,为何不能低头看我一眼。”
  梨儿祈祷着,就和花园中的很多宫女,侍从一样,看起来非常虔诚。
  比起对林奇表面尊敬,实际上骨子里,仍旧带着一些疏远的王室成员。这些宫中的仆从,反而才是林奇最虔诚的信徒,因为这是他们离神最近的一次接触。
  敬畏来源于距离感,这一点都没说错。
  皇室中人,大都认为自己流淌着更尊贵的神血,所以哪怕在不得不寻求帮助的前提下,哪怕表面上毕恭毕敬,唯命是从,都不愿意对另一位看起来不那么强大的神,敞开心扉,付出一切。
  就算,对方能轻松灭掉几个这种规模的王国,也是一样,这是骨子里的骄傲。
  唯有从未有过机会和神扯上关系的,才会更愿意为了一个忽然从天上落下的神灵,付出自己本就卑微的虔诚,和本就匮乏的全部,包括那干涸的灵魂。
  需求,很多时候都是相互的,信仰,有时候也是如此,因为需要,所以才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