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 狼来了


小说:邪帝传人在都市   作者:风起闲云   类别: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从刑无奈的口气中,苏阳能够感觉到他?刻是多么的疲惫,尤其是眼睁睁的看着事态一步步恶化,辉煌了数十万古的古魔族逐渐走向灭亡,他现在的心情究竟有多沉痛,几乎已是可想而知。
但这若是真的事不可为,为了顺应天道轮回,刑无论是多么无奈,至少也愿意拼一下,搏一下,但求无怨无悔。
可问题的关键是,看着自小在大家呵护下和培养下成长起来的轮,竟然以如此方式准备亲手把传承了数十万古的古魔一族拱手让人,这样的事情就让刑有些难以接受。
每一个古魔族都是亲人,世间最残忍的事情之一,无疑就是看着亲人一点点学坏,偏偏自己总是无力阻止,等同于死刑缓期,太痛苦了。
好在,刑是一个坚强的勇士,为了自己的种族延续,他无畏的敢于面对世间的一切,即便是自己的亲族,只要是做错了事情,刑也敢举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披荆斩棘,绝不犹豫。
当然了,但凡有那么一丝希望,刑也是不愿意放弃的。
刑在诉说完古魔族现今面临的困境之后,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苏阳,当头喝问道:“苏阳,若是兄弟就告诉我,这次来你是不是杀轮的?可否答应我放过他,我以古魔族的名义愿意担保,绝不会让这小子以后再出来为非作歹,镇压魔窟三千载,以求赎罪。”
刑给了苏阳一个承诺,同时一向从不弯腰的他,为了自己的亲族向苏阳求情。
可是苏阳却无法给刑一个承诺,因为刑并不了解苏阳和轮之间的恩恩怨怨,这其中更牵扯到鸿蒙功法的事情,否则凭借从来都不会开口求人的刑,刚刚那些话就值得苏阳放过轮。
故,面对刑的求情和承诺,苏阳只能皱着眉保持沉默,紧紧抿着双唇,不做任何回应。
刑久久无法等到苏阳的回应,怎能不了解苏阳心中的想法,当即就仿佛苍老几十岁,整个人都焕发着无奈、迟暮、及心力交瘁的神态,无奈的说道:“果然还是不行吗?想想也是,轮那小子作恶多端,甚至引狼入室,的确该千刀万剐,是我过于优柔寡断了。”
不忍自己这位老友如此英雄迟暮,苏阳终于抬头说道:“刑兄,不是我不愿意答应你,实乃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答应你。因为我要为自己负责,为自己的亲人负责,为我的兄弟负责。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就自己瞪大双眼看吧,看看面对轮,若是你该如何选择。”
就在苏阳的话音落下,门口传来一阵吵闹声,轮一脚踢翻了刑的亲信手下,满脸倨傲的抬脚走进了专属于刑的刑法殿,身边由招魂神君、尸屠国、郎浩歌,显然是一点都不打算给刑留任何面子。
刑不管怎么说也是圣人三重天,自然早早的就感应到轮、招魂神君等一行人的到来,及打伤自己的手下,闯入自己的刑法殿。
一时间,看着如此不懂规矩的轮,先前还为他求情的刑,立刻就气的全身哆嗦,怒其不争,当场拍案喝道:“轮,你到底懂不懂规矩,这里是我的刑法殿,可不是你的六轮宫,难道你想**不成!”
虽然有着圣人三重天和圣人五重天之间的差距,但是轮的修为可不是像刑这般靠自己的鲜血和热汗,及无数次拼杀之中提升起来的。
再加上小时候是由刑、山、莲、绝的宠爱和照顾中长大,轮至今还对向来都不苟言笑的刑心存畏惧,当场就被喝的脸色一变,一时间忘记双方的境界差距,止步蹉跎不敢向前。
但是在这时候,招魂神君不动声色的轻轻推了轮一把,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力量,轮从畏惧中忽然惊醒,当即就是脸色一红,心中升起几分怨念。
下一刻,便见轮腰板挺直,先是怨恨的扫了苏阳一眼,便直面刑,断喝道:“怎么?难道你的刑法殿,外人来得了,同为古魔一族的亲族,却来不得吗?”
先前的小动作,刑一切都看在眼里,已是气的肺都快炸了。
眼下又听到轮如此多的放$之言,刑更是忍不住一把抓住手边的方天画戟,当场就要一戟狠狠的劈过去,真想看看这轮敢不敢还手,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好在,苏阳一直都保持着理智,伸手按住轮的手,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刑长叹一声:“哎,造孽啊!让苏兄弟看笑话了。”
苏阳和轮积怨极深,早就已经到了永远都不可能化解的程度,唯有一方真正的死亡方才会彻底结束。
故,越是看到刑重视苏阳,轮心中的怨气和火气就越大,因为从小到大刑都没有如此对待过他,他有一种被完全忽视,越想越气的感觉。
于是乎,已经近乎于完全丧失理智的轮,红着一双眼睛,冷幽幽的注视苏阳一眼之后,就再次转头看向刑,继续针对性攻击道:“好你个刑,帮着外人对付亲族,若是三位叔伯长辈们都在,岂能饶你?”
刑阴沉着脸,怒喝道:“哼,若是三位魔尊仍坐镇古魔一族,岂能容忍你一错再错?”
轮喝问道:“我错在那里?我是你的亲族,我们体内流着相同的血,难道在你眼里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还有,古魔族摇摇欲坠的时候,若不是我赶回来,咱们偌大的基业,数十万古的传承,早就败在你的手里。哼,你也不看看,是谁挽救了古魔一族?又是谁建立了和三千世界的通商,惠及整个修真大域,让我们古魔族的声威更上一层楼。”
若是论嘴炮的功夫,一向几棍都闷不出来一个屁的刑,那里是轮这张伶牙俐齿的对手。
因此面对轮一番抢问的强词夺理,刑真是哑口无言,只能气的浑身哆嗦且说不出话。
苏阳见此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微微甩袖,目光凌然的直视着轮,喝道:“那么请问,刑兄在以一己之力支撑整个古魔一族的时候,你在那里?刑兄为古魔一族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你又在那里?哼,黄口小儿,满口胡言,自大无知,简直就是没羞没躁。”
苏阳初一开口,轮立刻找到攻击的理由,当场就大声喝道:“你给我闭嘴,我古魔族内部的事情,ganni一个外人什么屁事。”
苏阳冷笑一声,立身而起道:“如此说来,你是想跟我算算咱俩的事情?既然如此,那我就且问你一句,不管各自亲族和势力,你、我也不牵扯到任何外人,一对一,至死方休。你,敢不敢?”
只见苏阳言语间虎目一瞪,一股煞气凭空而现,且随着这一声“敢不敢”的质问之后,就好像平地一声惊雷炸空,整座刑法殿都被炸的嗡嗡颤抖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倒塌,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层声音的波动。
刹那间,面对气势如虹的苏阳,明明有着圣人五重天修为的轮,当场亦是忍不住心神一寒,踉跄后退半步,一层层白毛细汗,劈头盖脸的往下落。
甚至,就连一直垂首不语的招魂神君,都忍不住抬头扫了苏阳一眼,隐隐约约之间好似觉察到什么,皱眉陷入漫长的沉思之中。
唯有刑在看到轮一脸畏惧的模样时,立刻就再次忍不住长叹一声,愤恨道:“我古魔一族虽然不像战神遗民一族那般,以战为生,却也个顶个的都是好汉和勇士。轮啊,你把我们古魔一族的脸都丢光了!”
闻言,畏惧不已的轮心中再次泛起一阵腻歪。
尤其是看着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轮不禁又想起小时候刑对他是如何的严厉,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夸赞过他一句。
故,在怨恨、羞愧、愤怒的情绪驱使之下,轮再也按捺不住,破口大骂道:“刑,少他妈在这里假仁假义,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怒吼一声,轮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愤怒的指着苏阳,吼道:“你一个垃圾注定永远都要被我踩在脚下,当年如此,以后同样如此!来啊,不是要战吗,当真以为……”
轮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肩膀一沉,就立刻感觉到一股无比阴冷的寒意,仿佛毒蛇一般钻进他的体内,缠绕在他的心脏之上,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咬穿他的心脏。
刹那间,轮就犹如浇了一盆冷水,发热的大脑当场就冷静下来。
而在制止了轮之后,招魂神君的声音无悲无喜,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听闻最近有人会来查我,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不懂规矩的毛头小子,难道这就是修真大域的待客之道吗?”
苏阳面对招魂神君这位圣人六重天的强大存在,竟然一点都没有丝毫畏惧,悠然无比的邪逸说道:“神君的威名我在三千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如雷贯耳,小子有礼了!”
招魂神君双眼微微眯了一下,看着苏阳绝口不谈调查的事情,更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便知道今天是肯定谈不成事情,苏阳是故意准备晾上他一晾。
“很好,我招魂神君纵横一生,见过的青年才俊不知多少,而你绝对是最能够让我记在心头之上的。”招魂神君不知是真的在夸苏阳,还是话中暗有所指。
总之,在这些话说完之后,招魂神君就不再留此丢人现眼,负手傲然离去。
可就在招魂神君的半只脚已经踏出刑法殿的时候,苏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双手放在膝盖上,笑着说道:“哦,对了!神君初来修真大域,也许对这里的风土人俗不太清楚,所以你可以问一问身边的小徒弟,他会告诉你什么叫做‘狼来了’。”
招魂神君闻言就脚步一顿,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带着一众手下信步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