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登场


小说:大帝姬   作者:希行   类别:古典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罪臣为先帝出行执旗....”
  一人在殿内大声说道。
  先帝出行是太平三年五月,京城最美季节,绿树成荫百花齐放。
  皇帝要出行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了,当禁军在大街上疾驰,皇家的仪仗从宫门前缓缓摆开向城门延绵,净水洒街黄土铺路的那一刻,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最前方六象为先,其后百骑清路,执旗的有两百人,与宫廷的百人鼓吹一起前行。
  他们之后便是司天监,马队六军仪仗、金吾卫等等将近万人,再然后才是朝廷的官员们。
  大殿里站着的官员中有不少当时就在其中,此时神情有些茫然,似乎又回到了当日在泱泱的人群拥簇下行走在京城的街道上。
  他们回头,就看到宰相们,这是导引的压轴也是皇帝车驾的前导。
  那时候,也是陈盛和王烈阳。
  殿内的不少官员们抬头向前看,看着站在殿前的陈盛王烈阳.....就像现在这样,只是,他们的视线越过陈盛王烈阳看向龙椅,龙椅上空空,两边的雉尾扇晃动,渐渐的似乎又浮现一个高大的身影。
  明黄的龙袍,华丽的冠冕,高大俊秀的身躯,正值壮年的皇帝气势非凡,坐在高大的玉辂上端正威严。
  其后皇后的车驾跟随,年华正盛的皇后凤冠霞帔亲自相送。
  皇帝皇后穿行大街上,万民叩拜山呼万岁,整个京城如同地动。
  盛事啊。
  只是没想到一个月后......
  “....罪臣亲眼看到秦潭公与陛下在山坡下发生争吵....陛下先一步离开....秦潭公随后不见踪影....”
  “....臣当时守南营,秦潭公夜离开,臣...当时未敢阻拦...也没有询问上报...臣万死....”
  “....臣当时任桥平驿驿丞,亲见秦潭公率百众黑甲卫经过向平凉关方向而去,皆携带弓弩刀剑重器.....三日后平凉关遇袭全员覆灭...”
  “....臣当时在陛下营前护卫,那日我该当值,但却被调换,这是从未有过的.....天亮后便得知陛下病重...”
  “....其实陛下病重的消息不是天亮后,臣当时在管库,那夜睡得不踏实,听到外边有人呼救,当时害怕没敢动....但那个声音我恰好认得,是陛下的近侍钟太监,天亮后发现钟太监已经死了,说是畏罪自尽....”
  殿内的讲述声一句接一句,站在侧殿听得清清楚楚的薛青将当时的事大概勾勒出来。
  秦潭公与皇帝发生了争执,应该很激烈,然后秦潭公私自离开皇帝所在,率兵外出,抢占了临近的一个重要关口,可以阻止大军增援,然后回到营地,调换了当晚的守卫,杀了皇帝。
  一切很突然,但这又绝不是突然发生的事,秦潭公势必已经早有安排,布局完善,行动快速,虽然有这些缺陷遗漏,但对整体的事没有太大影响......如不然这些证人也不会十年后才站出来。
  现在站出来跟十年前站出来的效果可不同,因为太多的痕迹已经湮灭在时间中了。
  念头闪过殿内传来秦潭公的笑声。
  “荒唐。”
  “这叫什么证据?”
  “你见我与先帝争吵,那在场的诸位又有谁没见过我与先帝争吵?”
  “我与先帝有分歧有争执从来不是秘密,我以前敢这样做,现在也敢这样说。”
  “至于你,我离开营地也不是一次两次,你为什么不阻拦查问?那是因为前几次你已经知道我有陛下手谕。”
  “你现在来指我为罪,我倒是想起来了,该被问罪的是你,就算多次见我进出有陛下手谕,也不可不查问,我当时就打算治罪与你,只是先帝事发忙乱,就放你一马。”
  “既然现在你又回来了,那就重新问罪吧。”
  “而你,被调换,军令如山倒,调换自有调换的理由,难道还要跟你这个小兵解释?有令不遵,私下非议,惑乱军心,你如果还自认是兵,你现在回答我,你此举在军中该当何罪?”
  “至于钟太监为什么呼救,陈相爷王相爷你们应该知道,时到今日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当时陛下如此状况,相爷们要问罪随侍的人,钟太监畏惧奔逃被兵卫当场诛杀。”
  秦潭公手扶着玉带在殿前踱步到那八人面前,居高临下俯视。
  “说来说去还是这些子虚乌有的,自从先帝去了,这种传言一直有,传了十年了也没有些新内容。”他说道,又看向殿内诸人,“先帝在时,人人都说我秦潭公受宠跋扈,诸如在外不听调令,吃穿用度行逾矩,欺男霸女,羞辱朝廷命官,弹劾的奏章日日不停,先帝不在了,人人便都说我权盛跋扈,谋害先帝,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种话我都听腻了。”
  陈盛道:“那秦公爷你十年纵兵追杀五蠹军又是为了什么?”
  殿内忽的安静一刻。
  开始了!问罪秦潭公必然是同等地位的陈相爷才可以,所有的视线看向陈盛。
  秦潭公也转过头,道:“五蠹军么?乱军之罪不当诛杀么?”
  陈盛道:“那宗周在民间搜集女孩子又是为了什么?”
  秦潭公身子转过来,正面相对,道:“当然是为充盈宫闱,也是陛下为太后尽孝心。”
  陈盛笑了笑,道:“秦公爷,这种话我们也是听了多年,听腻了,现在有个新鲜的说法可以听一听。”说罢抬手扬声,“请五蠹军笃大人。”
  五蠹军在场的官员们倒也多少听过,笃大人这个称呼则有些陌生,殿内响起低低询问声,内侍已经将传召一声声送出去,有人从外走进来,分列两侧的官员们扭头看去,此时日光大亮大殿阴暗,明暗交汇中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影高大,一时看不清面容。
  他迈进殿内,脚步稳健身形挺拔,虽然穿着一身布衣依旧遮不住威武之气。
  这就是先帝设立的由鸡鸣狗盗军中犯了军纪的兵丁们构成的五蠹军的首领啊,看起来可不像是鸡鸣狗盗之徒。
  ......
  ......
  薛青踮脚看着笃,笃是和她一起到的陈盛家。
  这是笃和陈盛的第一次见面,他们没有多说话,陈盛说了句辛苦了,笃答了句臣之本分,薛青已经让四褐告诉笃他们自己的伤势无碍,也没有再多说,她坐着马车与陈盛一起进了宫,笃则按照规矩在宫门等候传召。
  大殿里的大多数官员们对这个无功无赏很少在朝廷提及以及露面的男人陌生,但有一个人不陌生,秦潭公转过身来看着走过来的笃。
  笃没有往日的伪装,露出干净又风霜遍布的脸,虽然一身布衣行走在大大小小的官员中没有丝毫的畏惧,也没有步入皇宫大殿天子之所的怯意。
  他第一次来这里面见天子的时候也没有怯意,天子坐在龙椅上,伸手指着一旁站着的秦潭公,说:“笃,秦潭公是跟随朕文韬武略学出来的,你则是野天野地闯出来的,朕要看看你与秦潭公谁更厉害。”
  人和人都可以很厉害,当时他这样答,带他进来的大太监拿着拂尘在后戳他,大约是没见过在陛下面前如此大言不惭的人,皇帝大笑,洪亮的笑声回荡在殿内,耳边,震得他的耳朵嗡嗡响......皇帝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笃抬起头看着前方,前方没有天子,只有秦潭公。
  秦潭公看着他,伸手一指,道:“来人,将罪犯笃拿下。”他的声音不洪亮,但亦是响彻殿内。
  殿内两边侍立的金吾卫却似乎没有听到站着未动。
  陈盛道:“秦公爷不要急着拿人,先让人把话说完。”
  秦潭公道:“本就是犯人,他的话有什么可听的。”
  “没错,拿下。”宋元跟着喝道,在两边队列中站出来,“兵部刑部都在追捕这个钦犯!这个钦犯竟然大摇大摆的上朝来了,陈相爷,你这是包庇....”
  身后数人附和,殿内顿时吵闹。
  “你们为什么追捕我?”笃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他没有看宋元等人,只看着秦潭公,“又是谁定我为钦犯?”
  “这是十年前就已经定论的,你今日才来问为什么?”秦潭公道,“是谁指使你,在先帝死后十年又要跑出质问?”
  .....
  .....
  不管你们说什么,不管是谁来说什么,秦潭公都指出一点,你们当时不说,沉默就是默认没有问题,那现在再开口就是受人指使,其心不正,其言自然也不可信。
  薛青在侧殿点点头。
  殿内的诸多官员也都点点头,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四起。
  “我先前为什么不来质问,秦公爷你心里最清楚。”笃没有被殿内的议论影响,依旧只看着秦潭公,“因为你在追杀我,阻止我。”
  秦潭公道:“那是因为你是罪犯,我当然要追捕你。”
  笃道:“不,不是因为我是罪犯,而是因为你是罪犯,你,杀了先帝,杀了皇后.....”
  他的声音拔高在殿内嗡嗡作响,盖过了嘈杂议论,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内。
  “...又追杀我救出的宝璋帝姬。”
  殿内的嘈杂声一瞬间似乎消失了,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看热闹的王烈阳停下了微微点着的头,浑浊的双眼顿时凝神。
  宝璋帝姬,这还真是新鲜的说法。
  不,不对,他说救出的宝璋帝姬!
  救出的!活的!
  王烈阳猛地跨上前一步,没有看笃,而是瞪眼看着陈盛。
  事情不对!
  陈盛没有看他,身子端正的看着殿内,接过了笃的话,道:“秦公爷,宝璋帝姬被救出其实对你来说也不新鲜,这是你早就知道的事,所以你才会追杀五蠹军,所以宗周才会在民间不遗余力的搜集女孩子,看看那些女孩子的年龄吧,都是宝璋帝姬的年纪。”
  宗周选宫女的事朝廷里的官员们也不陌生,当初闹了不少倾家荡产的案子,不过证明了秦潭公以及太后淫威,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此时一想.....
  宝璋帝姬!还活着?!这,这......
  “宗周是当年先帝皇后的近侍,也是对宝璋帝姬很熟悉的,看看那些被他选中的女孩子都是什么下场,不是死了就是下落不明。”
  “这哪里是选宫女,这分明是杀人,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杀人。”
  陈盛的声音越来越高,亦是嗡嗡回响在殿内,人也跨上前一步,指着秦潭公。
  “秦潭公你弑君,追杀皇后宝璋帝姬的罪行以为真的无人知晓,欺瞒天下吗?”
  说罢再次扬声。
  “薛青!”
  .....
  .....
  薛青?
  站在队列后的张莲塘吓了一跳,这时候喊薛青干吗?
  这时候喊薛青也没什么,薛青也是证人,不,不,不对的,次序不对....
  薛青是被秦潭公袭击的受害者,如果要上场的话,应该在这个笃大人之前.....
  张莲塘只觉得心跳加快,脚步声已经在一旁响起,他转过头看着两个太监扶着一人走进来,穿着官袍带着官帽,但鼓鼓囊囊官袍不是很熨帖,领口还散着露出白色的裹布,越发显得露出的脸尖尖小小。
  薛青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薛青,你为什么被袭杀?”陈盛已经在前问道。
  薛青站住了脚,谢绝了太监的搀扶,身子些许摇晃但还是站稳了,施礼道:“因为我为我先生的死讨公道。”
  陈盛道:“你先生为什么死?”
  薛青道:“我先生因为查秦潭公弑君的事而死。”
  陈盛道:“你来自哪里?”
  薛青道:“我来自长安府。”
  陈盛道:“你可认得笃大人?”
  薛青看向一旁的笃,对他点头:“认得。”
  认得?
  他们的对话非常快,自薛青进门就没有给别人说话的机会,一问一答话题也转的突然,殿内的官员们一时有些跟不上。
  薛青也认得这个笃大人?
  五蠹军?
  为什么?怎么回事?他不是一介书生,还有,他认得笃,那是不是说青霞先生也认得?这样的话,原来笃和青霞先生他们都是一路的......查秦潭公弑君啊.....
  这边思路还在乱纷纷,那边陈盛再次开口。
  “薛青,摘下你的帽子吧。”
  帽子?
  官员一怔,抬眼看去见薛青已经依言伸手取官帽,官帽摘下,同时头和身子微微一晃,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跌落.....
  柔顺黑亮,在身后荡起波光.....
  .....
  ......
  似乎波光炫亮,站在后边的张莲塘微微闭了闭眼。
  薛青啊。
  站在另一边原本垂目的裴焉子则抬起头睁开眼。
  刺激啊。
  自始至终未变的是柳春阳,他抬着头凝视前方,显出真身了呢,妖怪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这样.....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