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指证


小说:大帝姬   作者:希行   类别:古典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站出来的竟然是宋元。
  这一出戏可真是.....
  不过,如果这出戏是这样唱的话......
  薛青的脸色又微微一变。
  朝堂里脸色变了一片,惊愕,惊骇,恐惧,愤怒,不可置信,所有的视线凝聚在宋元身上。
  宋元站在秦潭公下首,如同以往一样,但这一次他不是和秦潭公一样面对他人,而是与秦潭公相对而立。
  “宋元,你说什么呢?”
  “宋元!”
  不少官员愤怒的喊道,其中面容有些疑惑,是不是说错了?宋元是附和秦潭公的话,一时激动说错了?.....非是他们蠢笨,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猜测而已。
  秦潭公看着宋元,神情终于变了,微微挑了挑眉,道:“你?”
  宋元看着秦潭公点点头,道:“是,公爷,我就是证据,我不是陈盛或者别人的什么人,我是公爷你的人,我来证明他们说的都不是假的,足够为证了吧?”
  “宋元!”
  猜测终于成了确定,殿内不少官员爆发出喊声。
  .....
  .....
  宋元啊,最大的证人,原来是宋元。
  先前这些人只不过是幌子。
  秦潭公不在乎,这些人不过是陈盛的党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是你说有我说没有。
  王烈阳不在乎,陈盛和秦潭公互相攻击,他都是渔翁得利。
  所以才让陈盛顺利的走到今日,让他借着护送这些证人的掩护说服且接来了胡明,让他掌控了金吾卫,掌控了后宫。
  现在那些陈年旧语的指控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惊天骇案,而人证也是出乎所有的人的意料。
  宋元啊,那可是秦潭公的得力助手啊,十年啊,他在秦潭公身边足足十年,他比秦潭公的家人还亲近,还可信。
  如果早知今日有宋元,没有人会让今日发生。
  但已经发生了,无可阻挡。
  王烈阳闭了闭眼向后退了一步。
  宋元将手中的笏板举起,看着秦潭公,声音如同以往般高亮。
  “我宋元举证秦潭公弑君,弑皇后宝璋帝姬。”
  “我宋元举证黑甲卫追杀五蠹军,不是因为其为罪犯,而是追杀宝璋帝姬。”
  “我宋元举证宗周民间采选宫女,不是为太后充盈后宫,而是追查宝璋帝姬。”
  “我宋元举证宝璋帝姬尚在人世。”
  ......
  ......
  宋元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殿内,但却是大家陌生的内容,不是口口声声维护秦潭公,而是句句指罪秦潭公。
  宋元说的话.....
  “黑甲卫的命令,我亲手参与写过。”
  “宗周,是我交好的,他领命的时候,我就在场。”
  “秦潭公的值房里议事,我宋元不在场的次数....”
  宋元将笏板插在腰里,举着两只手。
  “....十年间,十根手指数的清!”
  他转过身看着殿内诸官,脸上浮现笑意,伸手环环指......
  “你们每个人的隐私,把柄,我都知道,杀谁,不杀谁,什么时候动谁,我都知道。”
  这笑意,这手指扫过指过,在场的人不由心中发麻,宋元越过他们,目光悠远铺散殿内。
  “...你们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我也知道,而且这些事还是我亲手做的,我既然为证,还有什么不可证。”
  ......
  ......
  他如果为证,还真是无人可反驳的铁证。
  薛青的视线也如同宋元一般扫过殿内,殿内官员都面露惊骇,包括康岱石庆堂等等熟悉的人,康岱的下巴都要掉了.....
  他们不知道。
  除了陈盛.....
  有视线从一旁看来,薛青看过去,是笃。
  笃看着她,木然的脸上些许疑惑。
  这疑惑是疑惑宋元,还是疑惑她为什么看殿内呢?薛青想,移开了视线.....
  “我宋元,十年前只是个驿丞,黄沙道驿也是个偏僻之地,我见过的最大的官是黄沙道城的知府。”
  宋元的声音在殿内继续。
  “如果不是那一件事....我哪有机会结识秦潭公您这般人物。”
  他看向秦潭公。
  秦潭公看着他嗯了声:“我也没机会结识你这般人物。”
  “宋元,你要做什么?你这等小人!”一武将站出来喝道,声如雷震。
  没错,小人,小人贪恋富贵权势什么事不能做?
  震惊的官员们回过神,纵然再不可置信,也必须接受现实了。
  宋元,这个小人!
  顿时附和咒骂声一片,尝屎,仗着权势欺压官员,逼人家破....一时间恍若他们自己就是受害者。
  宋元任凭他们咒骂,神情淡然无波,握着笏板端正而立,身后是同样端正而立的秦潭公,这一刻他倒有些神似秦潭公,而那些围过来指着他的鼻子怒喝的曾经的同党们,反而像是他。
  王烈阳站在一旁想着,今天不会是他在做梦吧?如不然怎么会看到这般荒诞的场景?
  ......
  .....
  “你们说的没错,我宋元是个小人。”
  宋元握着笏板,打断围过来官员们的呵斥,拔高声音道。
  “但我宋元做小人,不是为了秦潭公,而是为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殿内的嘈杂微微凝滞。
  “十年了,臣,宋元,不负皇后娘娘托付,今日终能...”
  不待再有人质问高和,宋元的上前一步,声音哑涩,一字一顿,眼中有泪滑落,而双膝也如同眼泪跌落在地。
  “..臣,恭请帝姬,归朝!”
  他噗通一声跪下,将笏板举起,同时人俯首在地。
  帝姬!
  归朝!
  殿内再次轰然骚动,官员们下意识的后退,左右乱看,如同波浪涌动。
  薛青站在原地未动,她没有左右乱看,只看着前方的跪地的宋元,没有必要前后左右乱看了,因为宋元跪地的方向不是向殿内。
  宋元在跪下的那一刻转过了身,背对了她,他面对的不是她的方向,而是前方的龙椅。
  “臣,恭迎帝姬殿下。”陈盛亦是转身想着龙椅方向跪下。
  被两个官员搀扶着的胡明此时也颤抖着挣开,噗通跪下来,力气已经不足以支撑标准的士大夫的跪姿,颤声含泪:“臣,恭迎帝姬殿下。”
  看着陈盛跪下,殿内康岱石庆堂等人也随之跪下,虽然面容还有些无措,视线都看向薛青.....
  但薛青没有迈步向前,前方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从后门走进来,绕过廊柱垂帘,走向御座。
  除了陈盛宋元胡明,殿内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御座前,看着走出来的人。
  这是一个女孩子,面带垂纱只露出一双眼,那双眼如寒星秋水,头发高挽绾竹簪,身穿素色衣裙,浑身上下无一饰物,她垂手在御座前站定,迎上诸人的视线,俯瞰......
  这个人!是谁?
  正屈膝随着陈盛等人要下跪的笃一眼看到,身子一僵,膝头一弹,人又站起了起来,木然的脸上终于浮现惊讶。
  这个人,薛青倒是认识,有过两三面之缘,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又见了。
  宋婴啊。
  .....
  .....
  (今日分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