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灯如昼


小说:华姝   作者:若相姒   类别:古典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在言官和那些极力撇清关系的朝臣的力谏下,萧衍离京去往封地安平的日子就那样简单而毫无仪式感的定了下来,正月十六,年后开朝的第一天,注定了连这最后一次的御门听政,也都无缘了。
  热闹的日子总是过得极快,随着雪渐渐停了,正月十五元宵节便这样如期而至,如同好的开头总要一个好的结尾以作点睛之笔,元宵节一日,甚至比除夕更为热闹繁华。
  因着当今东宫的第一个皇孙即将落地,这一喜事似乎顿时冲淡了洛王被贬安平的不幸,就连皇帝也是极为高兴地命令今岁的元宵节定要普天同庆。
  只见元宵节的清晨,薄雾还未褪去,夜色仍旧笼罩之时,内侍们便已经着手悬挂红灯彩绸,将这整座皇城都装饰的比平日里更多了几分温暖与人气。
  待到入夜之时,每一座城墙之上都亮起了一盏又一盏连成线的大红流苏绸灯,直直地悬空而下,延伸到城墙之下,放眼而去,无论是城外还是城内,皇家还是百姓家,皆高悬彩灯,让一团又一团温柔而斑斓的光晕照亮了整个京陵。
  此刻在京陵最为热闹的朱雀街上,更是车水流龙,只见处处商贩酒馆皆挑了各色的花灯在门口处,一条路无尽延伸下去,有龙灯、纱灯、花蓝灯、龙凤灯、棱角灯、树地灯、礼花灯、蘑菇灯,或绘山水,或绘花鸟,或绘鱼虫,或绘仕女美人,每一盏都精致而绚丽,将那温暖而美丽的光晕落在地上,披洒在每一个赏灯路人的身上。
  在这其中,有一辆低调却不失身份的马车正在拥挤的人群中缓缓行驶,在这马车之旁陪侍着几个年轻的妙龄女儿,而最惹人眼的,便是车前那面容冷峻,却是五官如画的男子,让人有心一睹,欲上前攀谈,却又为那漠然的气质怯退。
  行到最为热闹之地时,总角的小儿小丫头们穿着簇新的衣服,手中捏着红艳欲滴的糖葫芦,还有那一个个逼真的糖人儿,一边去舔着,一边扬嘴哈哈的说笑着,那眼里似乎只剩下快乐和幸福。
  许是这笑声打动了马车内的人,只见那车帘稍稍掀开了一条小口,微风吹拂间,携着初桃花香的微风探头而过,将那车帘顿时吹的更高了些,而在那车帘之后露出的,却是一位韶龄正盛,容貌秀丽的少女,相比于那车前的男子,少女的眸光灵动了许多,若男子是那永远沉沉的夜色,少女便该是夜幕中一闪而过,却又闪烁发亮的星辰。
  那少女打扮的得体娇俏,看起来便知是官宦贵族家的姑娘,此刻抬眸间,便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那男子的身上,那一刹那间,便见那少女犹如红樱一般的唇瓣勾起毫不掩饰的笑意,眸中更是比方才更多了几分生动,仿佛一道春风拂过碧绿如玉的湖面,泛起了层层浅浅的涟漪。
  让那偶得一瞥的路人,都不由痴了几分。
  “车外人多眼杂,郡主还是将车帘放下好些。”
  绮阳郡主闻言微微一愣,转眸间,便见行在前面的韩振转过头来,话语虽低,但却是难掩恭敬,几乎是本能地,她的手中轻轻一松,那印花的车帘顿时落下,将车外的世界隔绝开来,而在那一瞬,她却是惊然地看到韩振转眸冷冽地射向那几个痴痴看向他的年轻小公子。
  “噗哧——”
  几乎是同时,绮阳笑出声来。
  韩振方漠然收回目光,便听得耳畔再一次响起掀帘的声音,在他本能转头时,便看到这一次少女不再是矜持地只掀开一条缝儿,而是双手俏皮的撑在车框上,眸中如飞鸿掠过般灵动的让人一时忘了移开眼。
  “皇爷爷让你陪我出宫赏花灯,委屈你了。”
  听到这句没有来头的话,韩振微微难掩恭谨地低颌,随即出声道:“卑职不敢,保护郡主的安全是卑职与锦衣卫的职责。”
  话音方落下,韩振的耳畔便再一次浮起少女的反问声,仿佛玉锤轻击玉盘,令人心弦微颤。
  “只是职责?”
  抬头间,少女眸中熠熠的光芒携着狡黠的笑意,让一向冷漠淡然的韩振竟也是愣的忘了回话。
  看着眼前难得发愣的人,绮阳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几分,转眸间,车窗外,便是夜灯如昼的花市,道路两旁的老树上挂满了花灯彩绸,恍然间当真是火树银花的一幕。
  “陪我下去走走罢。”
  少女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韩振方抬头,看到少女眼底微微的等待,正要开口,便听得前面的丫头出声。
  “郡主,韩大人,前面的人太多,只怕是行不过去了。”
  话音方落,少女的眸中便星星闪闪的看着韩振。
  “那便请郡主移步下车,由卑职护送罢。”
  眼见着车外的男子微微低首却是丝毫不显卑微的样子绮阳唇角兴然挑起道:“好。”
  话音一落,便听得车帘被掀起,身旁的侍女连忙上前伸手,少女纤手轻搭,提着裙尾小心翼翼走了下去。
  当韩振却绮阳一步行在身旁时,便见周围的两名侍女默然朝后退了几步,转眼间,仿佛只余他二人一般。
  即便知道这人群中还有许多锦衣卫在暗中跟随,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独处”,韩振的一颗心还是不由一动,一时间,竟发觉自己有几分难以抑制的局促。
  “与我一起,你就这般不自在?还是——”
  身旁的少女陡然顿下步子,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人道:“与我在一起你很不喜欢?”
  “不是——”
  当那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本能地响起时,韩振不由也顿住了,看着眼前少女促狭的笑意,他才发现,方才自己竟是毫不犹豫,甚至带着几分急于辩白的将话脱口。
  “呀,烟花——”
  绮阳仿佛没看到韩振的异样般,唇角浮笑地看向远处石桥之上的烟花,抬手指道:“我们去那边吧。”
  话音一落,未等身旁的人答话,绮阳便率先朝过走去,回过神来的韩振看到少女那俏皮的背影,当即跟了上去,仿佛生怕少女会被淹没在人群中,消失在他眼前一般,脚下的步子也更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