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目的


小说:妻华   作者:夜惠美   类别:古代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一句父亲足矣!
  魏王眼睛微酸,袖口擦拭眼角,端着王爷和父亲的架子,“好,这才是本王的好儿子!有志气,有志气啊。”
  即便儿子嫌弃他所为多余,他还是要去做,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孤家寡人,是有儿子的人了。
  替儿子考虑不是父亲应该做的?
  皇上侧头看过来,魏王正小心翼翼拍着三郎的肩膀,“朕没见过魏王笑得如此开怀过,他太过偏心,仔细大郎他们不高兴,皇叔,你说呢?”
  承平郡王低声道:“臣会同魏王说一说,只是他已习惯偏向三郎,一时魏王很难改变。”
  “皇叔该知道朕是为他好!”
  皇上撂下这句话直接向摆设宫宴的地方走去,一众臣子勋贵簇拥皇上前行,没有乘坐御辇,皇上身边跟上不少人,一路上程大学士和太子等人逗得皇上几次大笑,自从少将军安葬后,皇上好似愉悦不少,对太子越发偏重,言谈间透露出给太子加担子的意图,太子疑虑父皇的用心,但依然表示出喜悦之情。
  齐王还好,毕竟他已经要去江南做钦差,彻查太子的家底,只要他能抓住江南盐政的把柄,总能让太子不复今日风光。
  赵王病弱的脸庞更多一分苍白,瘦削的身躯好似更显单薄,比起他两个兄长,他已落后太多。
  皇上突然道:“最近太医向朕回禀,赵王的身体不大好,你这孩子思虑太重,朕同太后之间的事,不是你能插足其中的,她到底是朕的母后,朕只让她荣养,并不会做出格,让天下人骂朕不孝。”
  “儿臣咳咳”
  赵王脸庞泛起病态的红晕,皇上示意身边的太子等人散开一些,让赵王近前:“你不用急,慢慢说,若说三个儿子中,你最像朕,朕也最担心你的身子,大半生朕只有你们三个皇子,你们每一个对朕都无比宝贵。”
  “你仔细调养身体,朕知你才学极好。”
  皇上挽住赵王的手臂,轻轻拍打两下,慈爱般说道:“过两日,朕再让太医给你诊脉,若是身体好转,朕对你一样委以重任,你比你两个兄长心细,朕对你期望甚深,程师弟,看到赵王,朕就想到朕年轻的时候,身体孱弱一样可以问鼎江山”
  “皇上说得是,赵王酷似您当年。”
  程澄目光在赵王容光焕发的脸上转了一圈,点头道:“不过有太子殿下在,赵王可为辅佐太子的贤王。”
  “是朕失言了。”
  皇上顿时略有窘迫,一手拽着赵王,一手拉着太子,“朕说话不妥当,怪只怪赵王同朕当年太像,太子是朕所立,为朕最为器重之人,赵王亦为朕所喜,你们两个万不可因为朕一句错话生了猜忌,让朕伤心啊。”
  把两个儿子的手叠放在一起,皇上轻声道:“须知你们是亲兄弟,若是你们闹出祸起萧墙的闹剧,让天下人议论最是无情帝王家,让朕伤心绝望,朕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
  冰冷的语气一转,皇上继续道:“和和睦睦的,才是朕的好儿子!”
  “儿臣谨记父皇教训。”
  太子和赵王都是做戏高手,表现出兄友弟恭之态,两人一起表态兄弟齐心,皇上脸上重现笑容,便一直让他们陪伴在身侧,时不时同太子说两句,同赵王谈笑,他们父子很亲昵。
  “你失宠了!”
  慕婳调侃道:“看看,到底是亲生的儿子,皇上对他们的心思啊。”
  “有话就说,咱们彼此熟悉信任,说一半留一半怪没意思的。”
  赢澈看了一眼皇上父子,同慕婳不紧不慢跟在朝臣后面,魏王被承平郡王拽去,两位兄长少不了同宗室子弟和勋贵朝臣亲近,他们走在赢澈前面,离皇上更进。
  虽然身边没有外人,慕婳依然放轻声,“令人惊悚,若是皇上的儿子,怕是整夜整夜都睡不安稳了。”
  皇上哪是在关心儿子?哪是盼着儿子们和睦?
  他根本就是怕儿子们斗不起来!
  皇子之间的争斗越血腥,越是残忍,越是你死我活越好。
  为此皇上不惜放出诸多皇子们无法拒绝的诱饵。
  慕婳弄不明白皇上这么做的意图,“磨砺太子的话,会不会太狠了点?陛下就不怕朝政被皇子们弄得一团乱?”
  “不是还有我嘛。”
  赢澈压低声音道:“伯父一直掌握着朝政,皇子争斗向他显示才敢能耐未必都是坏处,起码齐王一趟江南盐政之行,未来五年内盐政不会再出大问题,盐税收入增加不少。”
  “你的意思是皇上始终把持方向?也是,皇子为了表现,可以揪出不少的蛀虫。不过你说有你?”
  慕婳侧头打量他,“你的厚脸皮是随了你父亲吧,只是个白身就大言不惭,你比魏王殿下更狂妄”
  “你做什么?放开!”
  慕婳的鼻子被赢澈捏住,他纵容宠溺的笑声让慕婳不敢挣扎太厉害,怕走在前面的朝臣看到,“你不要名声了?”
  “你都说我脸皮厚了,名声是什么?能吃吗?”
  赢澈的手顺势向下,划过殷红柔软的唇瓣,眸子越发深邃,他渴望能再次品尝她的味道,然而却不是在此时,紧紧握了一把她的手腕,快步向前走去。
  慕婳的手心多了一个硬物,摊开一看,是方才归宗时,皇上赐给他的玉牌,正面为赢,背面为澈,正面龙纹,背面祥云。
  玉牌是最最顶级的贡品美玉,玉质细腻华润,暖玉生香。
  连玉牌薄薄的侧面都刻画盘龙,慕婳手指划过盘龙刻痕,柔和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抬眼看向皇上的背影,也许三郎才是皇上这么做的原因?!
  “皇叔没有儿子,自然不懂当父亲的心思,一碗水端平说得轻松,十根指头还有长短,手心手背厚度不一样,我就是偏爱三郎,招谁惹谁了?”
  魏王一脸不耐烦,“当年父皇还偏向我呢,父皇最喜欢红莲皇妹,皇兄也没说什么,我对大郎他们也是疼爱的,但王府的将来我是要交给三郎!”
  承平郡王闭了一下眼睛,对拂袖而去的魏王轻声说道:“三郎不会继承魏王府”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