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真相


小说:宽城子鬼话   作者:冬雨不霏   类别:恐怖惊悚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李世东说完这句话,向前一闪身,一张六丁黄符朝鬼王掷去,符咒碰到鬼王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化作了一片白雾,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鬼王似乎压根没有料想到李世东会对他进行攻击,他眼睛忽然红光大涨,发出像来自地狱般的声音说:“汝竟敢以区区蝼蚁之术动之吾身,真真不知亡途何路,吾以吾王之身,不予与汝等干戈,速速退去,速速退去!”
  ”诶呀?“李世东这会儿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看法,心里暗暗得意的琢磨着,“我都在你太岁头上动土了,您还这个态度,还是只是动动嘴,还是不肯动手,看来果真有问题!”
  李世东探着头死死的盯着鬼王,像是要从对方的心里看出个究竟出来,随后,又一张黄符扔了过去,又是一阵白雾蒸腾。
  “大胆!真是不识时务!不要惹怒了本王!”鬼王呲牙咧嘴的说。
  李世东奇怪的眯着眼看着婆罗洛萨,随后又是一张黄符带起了一团白雾。
  “啊!!!!你真真的是大胆!你不识得本王吗?小小方士,竟是如此大胆!”这阵子婆罗洛萨已经快要抓狂了,手抱着头大声的喊着。
  这是个逗逼啊,李世东忽然发现,这个所谓的婆罗洛萨压根不敢动手,虽然事实证明李世东的符咒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但是看起来这个所谓的鬼王也不敢和自己动手。
  “那该怎么办呢?”李世东暗暗的琢磨,“这就属于懒蛤蟆不咬人膈应人的类型,看来只有一招了,既然他不能对自己造成攻击,那就不如直接走了,不理他得了。”
  想到这里李世东向右挪了挪步子,看鬼王还在那里装逼,也没什么阻拦的意思,就从右边准备绕过婆罗洛萨,不料这个鬼王虽然不对李世东作出攻击,但是当李世东走到右边当要和他而过的瞬间,鬼王一下子又闪到了李世东的近前阻挡他的脚步,李世东向左他就向左,李世东向右他就向右,反正不管怎么躲避,这个鬼王就像是影子一样和李世东面对着面,不肯离去,也不肯做出任何攻击。
  李世东眉头紧皱啊,后面老四对他低声嘀咕:“东子,这货是蛤蟆精转世吗,还是欧阳锋后人啊,咋这么烦人呢?”
  李世东紧紧盯着婆罗洛萨,沉声道:“你要怎么样?”
  “哪里来回哪里去?”鬼王仰头不屑的回答。
  李世东和老四耳语了几句,大声的婆罗洛萨说:“回你妈逼!”
  说着一个箭步就朝鬼王的右边跑去,鬼王一个闪身堵住了李世东的前行的道路,可是老四随即朝鬼王的左边跑了鬼去,当鬼王反应过来的时候依然是来不及了,老四已经跑到了鬼王的后面,婆罗洛萨气的滋哇乱叫啊,回头对老四恶狠狠的说:“尔等小人,小人啊!”
  老四仰着头一脸鄙夷的说:“你丫是什么鬼王我不知道,但是你绝逼是和弱智。”
  “没错!”忽然间李世东也站在了老四的身边,刚才当鬼王和老四说话的时候,李世东趁着他没注意也跑到了对面。
  鬼王反应过来之后,气的嗷嗷直叫啊,“我本事鬼王的一点残念,我不能对你等出手是惧怕鬼王能感应到我的存在,我并没有为非作歹,只是想夺取杨天法身,从此不再是鬼王的一丝孤影,你等居然戏耍与我,也罢,即使如此,我冒着魂飞的危险,也要动手让你们灰飞烟灭,”说着举起了右手,指着李世东和老四阴气森森的说,“顿悟吧!蝼蚁!”
  只在一瞬间,李世东和老四就感觉自己不能动了,整个身体和四肢都不在听使唤了,就像僵直了一样,脚下如同生了根,继而眼前黑烟四起,几个鬼差打扮的人举着鬼头刀朝他俩飘了过来,大刀冒着寒光被高高举过头顶,眼看就要劈下来一了百了了。忽然走廊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一阵阵五颜六色的光从四面八方凝聚了过来,李世东的前方似乎被光打开了一条梦幻的通道,通道充满了阴寒和神秘的感觉。转眼之后,婆罗洛萨鬼王被一点点拽进了光芒形成的通道之内,不见了踪影。
  光芒闪过之后,鬼王的残念不见了踪影,李世东和老四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李四二人正奇怪呢,忽然眼前光芒闪过之后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李世东莫名的熟悉,是他!李世东浑身打了个冷颤,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房子前大脸的主人,柳青青最爱的男人!
  “是你!”李世东警戒的说。
  只听男人悠悠的声音传来,“这只是一具残念而已,已经被我送回了幽冥地府,要是真的婆罗洛萨鬼王来了,别说你们两个了,恐怕这个城市都要被摧毁啊!”
  “你.......”李世东想问点什么,可是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只听老四憨憨的问。
  “我是谁,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男人叹了口气说到,“我不知道柳青青究竟和你们怎么说起我的,不过,恐怕你们都被她欺骗了。”
  李世东和老四心里一震啊,“你什么意思?”李世东疑惑的问。
  男人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你们本不应该来搅局,而且也不应该有你们的存在,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我就告诉你们真相吧,至于知道真相之后你们怎么去选择,会做些什么,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现在事态要发展都哪里,是我不曾想过的,我也没有义务和能力让一切归于平静了,只是我希望我能帮助你们做我能做的,让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至于我的能力究竟有多大,我也不得而知,让一切听天由命吧。”
  “你是真他妈墨迹,赶快把你要说的说了,之后让你四爷我决定你是怎么个死法!”老四不耐烦的说。
  男人呵呵的乐了两声,悠悠的道出了他和柳青青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