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反击


小说:凤闺记   作者:小阿毒   类别:古典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你是不是勾引男人,等燕王殿下过来审问便知。要不是那金书玉券,你早就人头落地,被畜生分食殆尽,何至于今日败坏家风,连累明府受辱?”明福冷眼斜视一眼,不屑叱骂道。
  萧齐握紧手中的拳头,骨节泛白,沉声道:“既然明二公子觉得我与明姝有私情,就依你所言,请燕王殿下过来主持公道。”
  明福没料到萧齐竟有如此胆量,他适才拿燕王压他,不过是权宜之言,转口对明姝高声呵斥道:“现在想来,我总算知道你为何会杀了母亲,一定是她无意间撞破你与这野男人的偷腥,所以你才杀了她灭口!是不是?”
  他说这话时,声音极大,唯恐这院子里的人听不真切。
  果然如他所愿,院外的人听到这般大声的吵嚷,迅速聚拢走过来,大多是前来祭拜的贵客。
  苏澈一身玄衣,冷面缓缓而至,走近道:“出了何事?竟在此吵嚷,明福,你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燕王殿下,唉...真是家门不幸!适才府里的家奴巡查时看见明姝与这男子调笑,暗送秋波,极为亲密,定是私会许久,现在想来,我娘的死恐怕与这二人有关。还请燕王殿下做主,深查此事!”明福竟张口就来。
  围观的人纷纷扭头私语,丫鬟喜鹊急声附和道:“奴婢亲耳听沈姨娘说过明姝小姐流落在外时野惯了,一点也不安分。沈姨娘还说曾经撞破她与男子夜里私会,也不知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也许是主子知道了小姐的那些...事,所以才遭此横祸....”
  明福眸光发亮,上前扯住喜鹊的衣衫斥问道:“这么重要的事,为何你之前半字不说?”
  啪的一巴掌甩在她脸上,顿时红肿成一片。
  喜鹊没想到会挨这么一嘴巴,忙跪下哭道:“前些日子,沈姨娘过世,奴婢忧思过度,神不守舍多日,一时没想起来,请二公子饶了奴婢。奴婢若有半句虚言,甘遭雷劈!”
  贵客们没成想竟听到如此惊人的八卦,明府的嫡小姐竟在夜晚偷人被沈氏撞破,便伙同姘夫害死沈氏,也算金陵城中最大的逸闻。
  明姝见凑近后院的人多了起来,收起强势的态度。她不会放过这么绝佳的表现机会,对于扳回那些不好的传闻大大有用。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扫过明姝和萧齐,有人小声道:“这男人是萧护卫的独苗,听说早前一直寄养在他岳母家,才接回来不久。看来长在市井中的,就是这般轻贱,偷人竟偷到明国公府来...”云云。
  一个丰腴的妇人小声道:“这男人偷人,也要看女人愿不愿意。人家郎情妾意,便是鱼水之欢。但若真是沈氏撞破他们的好事,他们合谋害死沈氏,就是畜生不如!”
  闲言碎语入了明姝的耳朵,那些目光像针一般扎在她身上。
  她目光平缓地扫过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面上,让她有些哑然失笑。
  面上的表情渐渐转变,双眸染上楚楚可怜的泪水,在苏澈面前哭得梨花带雨,万分伤心委屈道:“还请燕王殿下为我做主,我与萧大哥只是朋友之谊,父亲也是知晓的。皇上命我禁足闺阁,我未走出门半步。萧大哥前来拜祭沈姨娘,顺便来探我,我与他只隔窗讲了几句。谁知二哥竟说我勾引萧大哥,我实在冤枉!刚才见萧大哥时,我的婢女就在旁边,她可为我作证。”
  苏澈满脑不解,怎么一向与他争锋相对的明姝突然间转了性子?
  还是她故意在众人面前扮柔弱博同情?
  苏澈问了采雯几句,采雯答得滴水不漏,他清了清嗓子道:“此事许是误会。听丫鬟刚才说乳母提过此前撞破你与男人私自幽会,你作何解释?”
  他端的皇子威仪,说话也稳重些,为了突出意思,他用了幽会二字。
  明姝帕子一甩,呜咽道:“昔日我曾撞见她与人私相授受,念她年纪轻饶了她,没想到她今日竟反咬我一口,分明是栽赃陷害...我一向洁身自好,入夜便睡下,从未与什么人私下见过,何来幽会一说?”
  她眸光迅疾扫过明福,明福身子一僵,有些心虚。正要开口训斥,苏澈道:“喜鹊,当着本王的面,你再说一次刚才的话,要是你胆敢撒谎教我查出来,你败坏乳母名声,我定杀了你!”
  喜鹊听说燕王一向雷厉风行,手段狠毒,传闻他有上千种折磨人的酷刑,当即吓得打了一个冷颤道:“奴婢不敢欺瞒殿下,沈姨娘确实对奴婢说过这话,但那夜风高月黑的,兴许主子看错了也不定。”
  明熹见喜鹊开始推诿,竟将这事彻底甩给死去的母亲,怒火中烧的喝骂道:“贱皮子!昔日我娘待你不薄,她怎么被人害死,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你竟推诿不肯说实话!”
  苏澈见她这般样子,眼神一瞟,明熹才惊觉围观的人非富即贵,她这明府千金万万不能当众丢人,自顾自的圆道:“瞧我急昏了头,与你一个丫鬟置什么气。你且好好回殿下的话。”
  不等喜鹊回话,明姝便又大声的哭道:“天下人都道是我害死庶母,亲自招供认罪,但天下人却不知我是被严刑逼供,昏迷时被人握手签字,割手画押,明姝在此发誓,定查出背后凶徒,让姨娘安心上路!”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不等众人咬完耳朵,她又哭得我见犹怜道:“当日刘昌博大人强行将我带回府衙便下了地下水牢,在冰入刺骨的水底泡了一夜,后来又将我的头不断按入臭气熏天的水里,企图溺毙我……
  次日二哥疏通关系进入牢底,将我吊在半空,亲自执鞭将我毒打得皮开肉绽,逼我承认害死沈姨娘。我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住这等刑罚?他们不断的折磨我……轮番用刑,直到我醒来,刘昌博已经将我关入死牢。我心底的冤屈无处诉说,为保二哥和明府名声,我忍气吞声,本想哑忍,但今日二哥污我名节,我万万不认!”